昆曲的文化历史

  • A+
所属分类:美术

昆曲(昆剧)是中国古典戏剧的代表剧种,也是中国最优雅的文学和最精致艺术结合的典范。

昆曲形成于元末明初江苏昆山一带,故而得名。它有着近六百年漫长的历史,剧目丰富,名作林立,文词典雅;表演技艺载歌载舞,细腻传神;唱腔音乐清丽婉转, 淡雅飘逸,在戏曲史,艺术史乃至整个中国文化史上,都有着足以傲人的至高地位。从十六世纪到十八世纪末,昆曲曾在华夏大地纵横数千里,上下数百年,形成了 空前绝后的社会性痴迷,创造了中国古典戏剧的高峰,它对许多后起戏曲剧种的生成和发展都有着重大影响,素有「百戏之师 」之盛誉。二OO一年五月十八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昆曲世界文化遗产即「 人类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 」之殊荣。

昆剧,是指用昆山「水磨调」来演唱的戏曲剧种。它既可用以演唱体制剧种中的「明清传奇」和「杂剧」,也可用以演唱金元「北曲杂剧」和宋元「南曲戏文」,其中以「明清传奇」为主 从北宋永嘉乡土歌舞小戏和南宋「永嘉杂剧」基础上逐渐形成的「南戏」,从它的发源地浙江永嘉(温州)九流十折,逐渐流传至江西南丰,浙江杭州,江苏昆山等 地,并与当地居民所唱的「土腔」和所讲的「土语」相融合,于是大约在元末明初产生了被称为「南曲戏文」的四大声腔-即江西的「弋阳腔」,浙江的「海盐腔」,「馀姚腔」和江苏的「昆山腔」

初始的昆山腔,从腔调上说,还是一种比较粗糙的地方土腔。据史籍记载,元末当地声乐家顾坚就曾对演唱加以改进。当时所唱的唱词体裁多为「月儿弯弯照九州岛」 之类的民间歌谣,小调和一些南戏曲词。据明代《泾林续记》记载: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曾设宴邀请一些有社会名望的高寿老人,应 邀赴宴当中有一位九十岁的老人叫周寿谊。朱元璋知道周寿谊是昆山人,便问周寿谊:「人们都说昆山腔好听,你会唱吗」。周寿谊就用昆山腔唱起了「月儿弯弯照 九州岛」。那时的昆山腔究竟怎么唱,如今已不得而知,现今我们所听,所唱的,都是在明嘉靖,隆庆间经等人精心琢磨创发出来的一种艺术歌曲-昆腔「水磨调」明代嘉靖十年至二十年前后(约公元1531-1541年),清曲家魏良辅住在昆山附近的太仓。自明以来,江南古城苏州一带,上流社会演唱北曲之风颇盛,演 唱水平也很高。文人士子对已「北曲化」,「文士化」的南曲也是关注有加,比如长州人士祝允明虽视南戏诸腔为「愚人蠢工」所为,但对昆山腔度新声,在散曲清 唱上的改革,做了有益的探索。另外陆采更作《王仙客无双传奇》,从戏曲上提高昆山腔艺术。昆山腔在明代正德以前,与海盐,馀姚,弋阳等腔调一样,都只有锣 鼓伴奏,到了嘉靖年间则有了笛,管,笙,琵琶等管弦乐的伴奏。而且在邵灿《香囊记》的影响之下,许多剧作家也附庸而兴起骈丽化的风气来。当时这些被昆山腔 用来演唱的明代「新南戏」剧本,则被曲论家吕天成改称作「旧传奇」,而着录在他所著的《曲品》之中。然而,到了嘉靖晚叶,以魏良辅为代表的一大批吴中曲家仍「愤南曲之讹陋」,乃尽情发挥昆山腔流丽悠远的特点,对昆腔曲剧做了更进一步的改革。特别是魏良辅,博采众长,透过与同道的切磋,甚至「足不下楼」,十 年如一日潜心钻研,最终成就了「声则平上去入之婉协,字则头腹尾音之毕昀,功深镕琢,气无烟火,启口轻圆,收音纯细」,传衍至今而成为最高尚的中国艺术歌 曲。在创发「水磨调」的同时,魏良辅又和他的同道在原有的笛,管,笙,琵伴奏乐器中加入了三弦,筝,阮等弦乐器,使之成为以笛为主的管弦众乐合奏。一方面 强化了「水磨调」的音乐功能,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北曲昆唱」的扞格,从而倍受曲坛和文人士大夫的青睐。魏良辅「水磨调」的问世,极大地推动了昆腔艺术的发 展,他也因此被后人尊称为「立昆之宗」,「昆腔之祖」。但严格说来,他是集昆山腔改良者大成的人,真正的功绩在「水磨调」的创发。而这时的昆腔「水磨调」 主要用于「清歌冷唱」的清曲演唱,直到明代嘉靖,隆庆间,是梁辰鱼所作《浣纱记》传奇翻开了昆腔「水磨调」走上戏台演唱的历史 梁辰鱼是一位与魏良辅同时代的音乐家和传奇作家,为人风流豪举,精于度曲。他直接继承魏良辅衣钵,终日与吴中众曲家「考订元剧,自翻新调」,成功地运用昆 腔水磨调将自己写作的《浣纱记》传奇搬上舞台。这在当时产生巨大的轰动,使得许多文人学士争相运用昆腔水磨 调创作传奇剧本,许多原先不唱昆腔水磨调的表演艺人也争相学唱昆腔,一时间出现了人人「争 唱梁郎雪艳词」,「谱传藩邸戚畹,金紫熠耀之家」的盛况。虽然同时期汪廷纳的《狮吼记》,张凤翼的《红拂记》,高濂的《玉簪记》等也都以水磨调演唱,但终 被梁氏所创作的散曲《江东白苎》和戏曲《浣纱记》所掩,而独享「昆剧」开山之名。昆山腔自此也一跃成为众腔之首,并从江浙一带迅速流布至全国各地,受到了 士大夫阶层和平民百姓的普遍欢迎,万历年间入京成为宫廷演出的主要形式,从而取得了「官腔」的地位,昆曲艺术从此进入了它的全盛时期。此后的「昆山水磨 调」一般仍被称作「昆山腔」,而用昆腔水磨调演唱的南曲戏文,经过「北曲化」,「文士化」和「昆腔化」之后,无论体制规律,音乐艺术都更加严谨和升华,就 腔调剧种而言,人们则称之为「昆剧」,就体制剧种而言,则称之为「传奇」(吕天成《曲品》称作「新传奇 」)。《浣纱记》传奇也因梁辰鱼的声望和成就,独得中国戏曲演出史上「昆剧」与「传奇」剧目创始者之名 从明代天启年间到康熙末年的一百多年中,可以说是昆曲艺术最为蓬勃兴盛的时期。新的剧作不断涌现,各地戏班竞演新剧,学习昆曲演唱者日益增多,一时间蔚为 风气,通国若狂 表演艺术也日趋成熟,身段表情,说白唱念,服装道具等洗练讲究,角色行当更是分工细致,并拥有了一大批技艺高超的演员,出现了家班和职业戏班等形式的演出 团体,它标志着中国戏曲演出体制构建的完成 在演出形式上,昆剧初期,戏班以演全本传奇为主,每一本戏通常有四,五十出,须两日或更多时间才能演完。后来艺人们通过不断的演出实践,在丰富完善的过程 中,大胆地删除一些松散场子,使剧情,表演紧缩凝练,大大缩减了演出时间。同时,又从剧中选出特别精彩的一出或数出,加以充实,丰富,使之成为可供演出的 短剧,习惯称之为折(折)子戏 。逐渐盛行的折子戏以其生动的内容,细致的表演,多样的艺术风格弥补了当时传奇剧本冗长,拖沓,雷同的缺陷,给万隆,嘉庆年间的昆剧活动带来了生动活泼的 局面,出现了许多观众百看不厌的精品 明清时期的昆曲,除了家班和职业戏班的舞台演出外,民间的清唱活动也十分流行。特别是在苏州一带,明末清初每年的中秋之夜在苏州的虎丘都有清唱聚会,亦称 虎丘曲会。它的参加人数之多,演唱水平之高,参加者情绪之热烈,可谓空前绝后。「一赞一回好,一字一声血,几令善歌人,唱杀虎丘月。 」(李渔《虎丘千人石上听曲》)清唱活动推动了当时整个社会性昆曲演唱的普及和进步。许多清曲家还结合自己的演唱,对昆曲的唱法进行精研和考订,刊印众多 昆曲曲谱流传于世,著名如苏州曲家叶堂整理校订的《纳书楹曲谱》,他所记录的叶派唱法,成为后代清曲家和专业演员习唱昆曲的经典曲谱。直到晚清,清曲家结 社习唱昆曲之风仍在江苏,上海,浙江和北京等地流行。有些清曲家还不时登台演出,其中也有佼佼者成了著名的昆剧表演艺术家 昆曲艺术在它的发展过程中,一大批既是实践家又是理论家的涌现,也使它全部活动和进展始终伴随着清晰的逻辑表述和理论性指导,始终得到智力的点化和精神指 引。从魏良辅《南词引正》开始,文人们在从事昆曲活动时都赋予了一定的理论意识,努力把自己的实践活动上升到理性高度。到了明万历年间,以汤显祖和沈璟的 出色理论成果和著名「意趣神色」与「词人当行,歌客守腔,大家细把音律讲」的理论对峙为标志,加上潘之恒《鸾啸小品》的表演理论以及胡应麟《少室山房笔 丛》,徐复祚《三家村老委谈》,臧懋循《元曲选序文》,吕天成《曲 品》等等论述,使理论水平的构筑有了整体建树。此后又有极为厚重的王骥德《曲律》,以及 祁彪佳《远山堂剧品》,孟称舜《古今名剧合选序》的思考,接连不断。到了清代,中国古代最伟大的戏曲理论家李渔的《闲情偶寄》在昆曲领域应运而生,又出现 了昆曲表演理论著作《梨园原》,以及其它种种理论著作,从而使昆曲的发展在中国戏剧史上获得了无可匹敌的至高地位,对后世其它剧种众生和发展的影响十分深 远,因此它也享有了「百戏之师」之盛誉。它所达到的文化品位在整个中国戏曲史上,至今也是绝无仅有 当历史进入清代中叶,随着各地方戏曲剧种的兴起,随着时代审美心理和观众审美情趣的变迁,昆曲在竞争中开始渐趋衰落。作为剧种兴盛标志的职业戏班,从当时 政治文化中心的北京城退出,并由北向南全面萎缩,日益减少。到了清末明初,具有姑苏风范的正宗昆曲戏班,仅在苏州存有一个约三十馀人的全福班,他们时聚时 散,断断续续于苏州,杭州,嘉兴,湖州一带的城镇,乡村演出,艺人们在风雨飘摇中艰难度日,惨澹维系着昆曲艺术的一脉香火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为挽救和延续这一古老剧种的艺术生命,苏州名曲家张紫东,贝晋眉,徐镜清,实业家穆藕初,著名人士吴梅,汪鼎丞等人,出资在江苏省苏 州市桃花坞的五亩园,创办了一所以传承昆曲艺术为宗旨,专业培养昆剧演员的戏曲科班「昆剧传习所」。与旧戏班采用收徒授艺的演员培养方式不同,昆剧传习所 是一所新型的学堂式科班,学生们除了学习戏艺,还要学文化,学武术,兼学乐器。聘请的教师都是清代末叶在苏,沪地区享有盛名的「全福班」后期艺人和学有专 长的知名人士。所招收的五十名学生在取艺名时,都在姓名中嵌一个「传」字,这就是后来人们所称的「传字辈」演员。「传字辈」演员学艺五年,学有传统折子戏 四百馀出,其中不少明清传奇名剧。昆剧传习所培养学员仅此一期,却实实地为昆曲的传承和发展培养了整整一代,个个成材的艺术家群体,为昆曲艺术的存亡继绝 保留下了星星火种。八十馀年来,昆剧传习所「传字辈」演员在继承和发展昆曲艺术方面做出了杰出贡献。一九五六年周传瑛,王传淞主演了经过整理改编的昆剧 《十五贯》,曾以「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而轰动海内外。各地昆剧院团纷纷成立,至今上海,浙江,江苏等地活跃在戏曲舞台上的众多昆剧演员,都是在「传字 辈」艺人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艺术家,昆剧艺术在经过近百年的低迷后,又获重生。二OO一年五月十八日,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人类口述和非物 质遗产代表作」,作为世界性的文化遗产代表作,昆曲艺术正以其卓然不群的秀姿神韵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恒远地闪耀着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灿烂光辉。

传奇作家与作品

【小引】在中国戏剧史上,明代传奇是继元杂剧之后形成的又一创作高峰,其剧目数量之多,所表现内容之广泛,都是空前绝后的 明代早期的传奇作品多为演出而作,具有较强的舞台性,如《金印记》,《千金记》,《跃鲤记》,《绣襦记》等,在民间广为流传。至明中期,以描写和关注现实 生活的剧作成为主流,著名如《宝剑记》,《鸣凤记》《玉簪记》等。万历后,传奇创作逐渐进入了它的鼎盛期,名家名著叠起 「十部传奇九相思」,「情」与「理」成为这一时期文坛创作的主要风格。汤显祖更是以 其如椽巨笔创作出了千古名作《临川四梦》,成为明代文人传奇的翘楚,其中又以扛鼎之作《牡 丹亭》,将中国戏曲带向高深的哲学思考层次,并以其诗,思,史交融互汇,成为中国文学史,戏曲史上的旷世杰作 历史进入清代,江山易主。绵绵哀音和忧患人生之感,成为清传奇创作的主题。最具代表性是洪升的《长生殿》和孔尚任的《桃花扇》。《长生殿》以一帝一妃子的 爱情,来写国家兴亡之事,「乐极哀来,垂戒来世」。而孔尚任《桃花扇》最感动人心的则是透过王朝兴衰传递出来的悲天悯人的强烈历史悲剧意识。《长生殿》和 《桃花扇》可谓是集五百年戏曲创作之大成,它们共同形成了清代戏曲视野中的并峙双峰,但同时也为中国「文人戏曲」的创作时代,划下了重重的句点 无名氏《鸣凤记》 《鸣凤记》取材于当时的现实生活,全剧四十一出。因「前后同心八谏臣,朝阳丹凤一齐鸣」,故名《鸣凤记》 明嘉靖年间,权相严嵩欲夺大学士夏言之权,勾结总兵仇鸾,阻挠出兵河套。又买通内监,害死夏言。兵部车驾司主事杨继盛为除逆贼,连夜修本,冒死痛陈严嵩父 子罪恶,惨遭杀害,夫人刘氏殉节。邹应龙,林润会试及第,朝臣董传策,吴世忠,张鹤楼等,联名劾奏严嵩,却遭仗击充军。郭希为,陈言极谏,又遭毒手。最 后,新科状元邹应龙,林润再合朝中孙丕扬等,前仆后继,终于斗倒严嵩奸党,赢得了胜利 《鸣凤记》大约写于严家势败稍后,它及时反映了现实政治斗争,一搬上舞台,就引起广大观众的共鸣,「令人有手刃贼嵩之意」。该剧塑造出不少忠臣义士形象, 其中以杨继盛的性格最为鲜明突出。〈辞阁〉,〈嵩寿〉,〈吃茶〉,〈写本〉,〈法场〉诸出,为昆剧舞台常演不衰之保留剧目。

高 濂《玉簪记》 高濂(生卒年不详),明代戏曲作家。字深甫,号瑞南道人,湖上桃花渔,钱塘(今浙江杭州)人。曾任鸿胪寺官,万历时居杭州。所作传奇今知有《玉簪记》, 《节孝记》等。金陵女贞观道士陈妙常,姿色才华出众。观主的侄儿潘必正因病误考落第,不愿回乡,借住女贞观,二人相遇,俱各有心,经过茶叙和琴挑,情意渐 深,潘必正更是因此相思成病。一日,陈妙常在房中写成情诗一首,恍惚入睡,潘必正来至房中看到诗稿,俩人终于互诉衷肠,私自结合。事情为观主发现,逼潘必 正赴试。陈妙常赶到江边,乘船追潘,两人互赠信物而别。后潘必正得中状元,两人团圆。因作品中写道陈妙常,潘必正二人父母曾指腹为婚,以玉簪,和鸳鸳扇坠 为信物交换,故称《玉簪记》 本剧刻划人物心理细腻,词语清丽,唱腔动听。自创作以来广为流行,其中尤以〈琴挑〉,〈偷诗〉,〈秋江〉等折子,成为戏曲表演之精品,为世人所称道。

来源:网络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