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与现代舞有着殊途同归的艺术

芭蕾与现代舞有着殊途同归的艺术

第一次芭蕾变革

芭蕾日益成为一种高度综合化的戏剧艺术

早在20世纪的源头上,早在巴甫洛夫、邓肯和尼金斯基跳舞的时代,佳吉列夫所缔造的那个伟大的舞团以及从福金的新芭蕾开始,就曾揭开了近代以来的第一次芭蕾变革。

但那是一场“量的变革”,是某种美学意义上的变革。它旨在拯救业已衰败的古典芭蕾,是要将芭蕾从后期浪漫派无病呻吟的感伤情调以及公式化的束缚中抢救出来,并重新恢复它作为一种剧场艺术的崇高地位。这场变革的直接结果是,类似斯特拉文斯基、毕加索这样的一大批伟大的艺术家从此都一次次投身于芭蕾的创作;而且,作为一种美学思想支配下造就的产品,芭蕾日益成为一种高度综合化的戏剧艺术。

第二次芭蕾变革

调理并最终完善芭蕾形式和美学上的自律

以巴兰钦等人揭开的20世纪剧场芭蕾的第二次变革,则是针对福金的局限性以及那种过度综合和庞杂的情节芭蕾。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形式的革命,旨在净化芭蕾的机体和形式,为过分繁琐和臃肿的芭蕾舞台消肿。

这时,巴兰钦扮演着形式的“清道夫”的角色,他仅仅以音乐作为芭蕾的艺术拐杖,并以此来调理和最终完善芭蕾的形式和美学上自律。为此,巴兰钦甚至甘愿冒重舞蹈形式老路的危险。事实上,巴兰钦还是成功了。这是因为即使在他之后戏剧性因素又重新回到芭蕾之中时,新一代的戏剧芭蕾也因此经历了交响化结构的洗礼,而变得更为凝练且富于舞蹈性了。

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变革,其指导思想始终是落在艺术自身范畴之内,甚至始终未曾超越某种经典的审美理想。然而,更新一轮的变革则企图打开舞蹈世界全新的图景和潜力的大门。正如莫里斯•贝嘉所认为的那样,当代舞蹈所进行的变革已不仅仅是一种美学意义上的进步,甚至还不仅仅是单纯的形式革命。

第三次芭蕾革命

芭蕾和现代舞在当代“殊途同归”

剧场芭蕾的第三次变革首先是芭蕾在广泛的背景上,同现代艺术的整体进程乃至先锋派的艺术实验发生全面的联系。其中,首当其冲的是同现代舞、尤其是先锋派舞蹈的实验形式相互融汇。

这一系列的互相融汇的直接结果是,芭蕾和现代舞最终在当代殊途同归。现代舞糅进了芭蕾科学的基训体系,使得当代的现代舞舞者体态更为优雅且注重表演的技巧;与此同时,现代风格的芭蕾舞也已放弃了足尖舞和传统的五位技巧,芭蕾舞者的身体和舞姿更为自然且富于表现力,而在编导风格和形式上更是难分彼此。

就在芭蕾与现代舞彼此结合的同时,现代芭蕾编导们同样从现代美术、现代戏剧和现代音乐的最新变革成果中吸取养料,广泛地借鉴先锋派戏剧的形式和主题,来使芭蕾同现代生活题材相结合,并普遍地采用先锋派作曲家的作品来编舞,现代芭蕾在后期还广泛地同电影、电视等现代电子媒介相联姻,以扩大表现的形式和领域。

随着现代芭蕾在表现形式上趋于自由的同时,一些更为敏感的舞者和编导进一步将当代芭蕾的变革引向全面的精神观念,乃至道德伦理之社会变革的大气候中,他们旨在使芭蕾重新成为与人类的生存和精神意识不可分割的典礼仪式,通过赋予舞蹈以哲学的乃至宗教性的精神内容,使芭蕾成为现代人的一种宗教和集体仪式。这在贝嘉、皮娜•鲍什的芭蕾,以及萨普后期的某些作品中表现得尤其明显,他们的舞蹈都企图恢复某种已失传或遗忘已久的仪式性成分,并从生存和精神的角度将芭蕾同现代人的生活以及心灵的问题密切相结合。这就使当代芭蕾的变革最终超越了单纯的美学或形式变革的范畴,从而具有社会和精神变革的意义。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