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美术

一般指公元前 332年以前的埃及。它的形成和发展主要经过了史前期、 早期王朝、 古王国、中王国、新王国和后期王朝时期。埃及美术是人类最早的文化遗产之一,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由于地理原因,古代埃及除与西亚和非洲的异族文化有一定接触外,基本上是一个封闭式的国家,文化艺术也因此形成自己独立的体系。

埃及美术的产生和发展与埃及人的宗教信仰、墓葬习惯和王权思想有很大关系。埃及人崇拜太阳神、水神和其他诸神,相信法老是神的化身,生前死后都享有神的特权。他们认为,人的生命和宇宙万物是永恒的,人死之后,只要尸体完好无损,若干年后当灵魂回归时,死者便可复活。因此,尸体的保存得到特别的重视。另外还备有很多死者的雕像,以保证万一尸体腐烂以后能代替死者复活。相应地,陵墓作为人的永久住宅,它的修建和装饰,也受到重视。这些原因导致了金字塔、雕刻、墓室壁画等一系列艺术品的产生。

埃及美术的一般特点是:建筑体量巨大,宏伟壮观,具有强烈的崇高感;雕刻朴素写实,整体性强,有观念化、概念化和程式化的倾向,表现方法遵守正面律;线条流畅优美,色彩丰富,人物表现采用正、侧面混合法,具有鲜明的风格和独特的感染力。

史前期美术 最早的埃及美术是刻画在岩壁上的动物画,如大象、长颈鹿、河马等,属于游牧民族岩石艺术,主要分布在上埃及一带。随后的美术分别在上埃及和下埃及两地各自发展。

上埃及在岩画基础上注意描绘周围环境;下埃及则发展缓慢,在技术上和丰富性方面都不能与上埃及相比。上、下埃及两地不同的墓葬习惯,形成了以后各自不同的陵墓建筑形式。在下埃及,死者一般被葬在生前住过的屋子或村子里,表示仍然是家庭成员之一,很少有随葬品;在上埃及,死者则被葬在居住区以外的沙漠边缘地带,常供以食物、武器装备和日用装饰品,因此,坟墓有房屋式和坟冢式两种形式。在陶器烧制技术方面,上埃及也要比下埃及进步。上埃及陶器表面光滑、精致,黑红色底子上用白色描绘着各种装饰图画,间或有动物或人物形象出现在一些几何形状及植物形状的空隙中。这些绘画形象大都带有尼罗河流域的特征,如河马、鳄鱼或原始船只,手法较为抽象。大约公元前4000年中期,上埃及墓葬陶器出现了带有完整甲板、桨、船舱和标旗的船只,以及跳舞的妇女形象,构图也变得较为完整、统一。底色不再是黑红色,而是粉红色,上面用黑红色线条描画。最引人注目的是出现了墓室壁画,绘画技巧也比以前的陶器画大大前进了一步。在耶拉孔波利斯的一座墓室中发现的一幅壁画,是目前已知发现的最早的壁画。画面中心是6只大船,船周围和其他空白处有很多人和动物。人物的姿势、动作各有不同。图的右下方,是两个搏斗着的武士,其中一人头朝下,说明被打败;左下方是一名战胜者,他手举棍棒,押着3名俘虏。这一表现战争胜利的主题及表现方法,在埃及美术的历史上一直沿用不衰。

当上、下埃及经过不断战争、逐渐趋于统一的时候,由于战胜者和统治者的需要,埃及美术开始了它决定性的发展,这一发展反映在调色石板的雕刻演变过程中。调色石板原是碾磨化妆颜料的工具,时常刻有动物装饰图案。由于它的普遍使用,后来被作为宗教信仰的奉献物和重大历史事件的纪念碑而被赋予新的内容。现有的作品有《动物石板》、《战争石板》、 《蛇王碑》等。在《蛇王碑》中,国王第一次以人的形象出现。在此之前,除了敌人或外国人,国王总是以动物的形象出现的,如雄狮、公牛或鹰鹫等。由于动物的形象特征适于从侧面表现,所以浮雕和绘画中动物几乎都是侧面。当国王以人的面貌出现时,仍保留了很多动物形态,如除上半身外,身体的其他部分都是侧面表现,甚至留有动物的尾巴。

调色石板的集大成者是《那尔迈王石板》。它从内容到形式都为以后的美术发展确定了基本原则。画面中,国王那尔迈作为上、下埃及的唯一统治者被突出出来:一面是他头戴上埃及王冠,右手高举权杖,左手揪着敌人的头发,右上角有一只代表国王的神鹰,脚踏代表下埃及的人头和纸草花,表示对下埃及的征服;另一面他又头戴下埃及王冠在举行庆祝典礼,有仪仗队和众多敌

人尸首为陪衬,另有两个长颈交合的怪兽表示上、下埃及的和解和统一。构图层次清楚,反映了一种新的世界观和世界秩序。这一新秩序即是埃及全国得到初步统一,建立了埃及历史上第一个王朝。

早期王朝美术 早期王朝包括第一、二王朝,约从公元前3100年至前2686年。

建筑 早期的埃及没有大型建筑,只有一些简陋的住房和坟墓。主要建筑材料是芦苇、纸草杆、泥土和少量从叙利亚运来的木料,后来发明了土砖。据传第一任埃及国王在孟菲斯建都,建造的白城,就是用土砖垒起来的,其规模已经相当宏大。国家统一后,法老们的陵墓综合了上、下埃及两地不同的建筑形式,把坟冢与房屋结合了起来。上埃及的坟墓,地下部分为房屋式墓室,用土砖垒砌,木料支撑,地面堆起坟冢,四周再围以土砖墙。下埃及的坟墓不再建在村子里,而迁至附近的沙漠高原上,但坟堆仍是四方的房屋样式,外部也围有上埃及式的围墙,形式较为复杂,为凹凸形墙壁。

雕塑和绘画 早期圆雕多是些小型泥塑、牙雕、釉陶俑和石雕,以动物和人物形象为主,形态比较写实、具体,使用范围较为普遍,多用于庆祝胜利和节日,或供奉神祗和死者。最早的纪念性石雕是一座高 3米的石灰岩神像,现已不完整。与它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小石雕,比起史前雕刻已较为成熟。雕像表面光滑,眉眼的轮廓线凸出于表面,四肢与身体紧贴在一起,头与肩膀之间没有脖颈作中间环节。同时期的木雕人像已具有较合理的比例。另有一种石雕,人体被衣袍紧裹着,四肢与身体连成一体。与人物雕刻相比,动物雕像较为成熟,如狮子、河马、狒狒等雕像,从比例到写实技巧,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第一王朝的一幅岩壁浮雕刻画了杰特王征服努比亚的胜利,画面非常粗糙,但却第一次作为纪念物记载了历史事件。墓碑雕刻在调色板雕刻的基础上发展,构图及技巧都达到了清晰、平衡、流畅的程度。第二王朝期间,祭坛浮雕的内容也有所增加,壁画占据了较重要的位置,内容大都是墓主未来生活的情景。

工艺美术 早期工艺品范围较广,从简单的功利用品到精致的抽象象征物,还有大量小装饰品。在这些物品中,木质器具多雕刻有几何图案或镶嵌有彩色釉陶片,首饰则常常用各种宝石,如紫晶石、天青石、绿松石等和金丝、金箔巧妙地编织在一起,有时还编出神或法老的姓名。护身符上也常用金丝、金箔饰以牛、羚羊、甲虫等各种巫术崇拜图案。总之,工艺品也反映了浮雕和绘画的水平。如一个冻石小圆盘,上面用浅色的雪花石膏镶嵌着两只狗和两只瞪羚,它们互相追逐嘶咬,形成循环形构图。整个结构严谨合理,动物形态生动、逼真,反映了古埃及人很高的艺术表现能力和审美能力。

古王国美术 古王国包括第三、四、五、六王朝,约从公元前2686年至前2181年。

建筑 古王国,也称金字塔时期,主要建筑是金字塔,其次是神庙和一些中等阶级人物的陵墓建筑。最早的金字塔为阶梯形,其后有弯曲形。典型金字塔出现于第四、第五王朝,3座大型金字塔相继而出,它们体量巨大、巍峨壮观,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早期的神庙建筑材料是太阳晒制的土砖和木料,现已没有遗迹。石结构的神庙有一些残迹,如第三王朝法老切夫伦陵墓周围的神庙建筑。这是一个平面图为长方形的建筑群,由柱厅、柱廊、内室、外室等部分组成,墙壁为花岗岩板,地面铺以雪花石膏。这座建筑的柱式比较多样化,有简单朴素的方形柱,有粗壮的圆形柱,还有一种类似捆扎在一起的芦苇杆的外凸式沟槽柱。柱子的发明使用是古王国的伟大功绩之一, 它直接影响了希腊的建筑形式及以后的西方建筑。这一时期还出现了两种半壁柱:一种是纸草花柱形,简洁大方,柱头为莲蓬式;另一种是内凹半圆形沟槽柱,典雅优美,可以看出是希腊柱式的前身。

宫廷官员们的坟墓多建在法老陵墓金字塔的周围,以马斯塔巴式为主要形式。这是一种平台式长方形坟墓,上面小,下面大。向着东方的一面一般建有壁龛和假门,既有装饰作用,又是举行礼拜仪式的地方。马斯塔巴最初为土砖结构,后发展为巨大的细方石结构,壁龛也逐渐发展为单独的祭坛和礼拜堂。

雕塑和绘画 陵墓建筑的发展促进了雕塑的发展。作为主要随葬品之一──死者的替身,各种形式的雕像被制作出来,放置于陵墓不同的墓室中。墓室中不仅有墓主本人的雕像,还有大量仆人、奴隶的小雕像,其内容丰富多样,构成了一个热闹的地下现实世界。人物雕像的主要特点是:严格遵循正面律的表现方法,人物不论处于何种状态,做何种动作,其双耳、双肩、臀部及两膝构成的水平线绐终互相平行,且垂直于人体的纵轴线。动作多为静态表现,或端坐,或直立。男像一般半裸上身,只在腰间围一短裙,一手紧握权杖,一手置于胸前,左脚迈向前方,重心平均落在双脚上;女像则身着紧身衣袍,双脚并拢,两臂紧贴身体或平放膝上;法老另戴有象征性头巾和假须或戴上、下埃及王冠。人物五官各部位由固定的比例数字确定,眼睛的刻画多有眼珠而无瞳仁,目光茫然,无所定视。相貌与真人相像,但不突出个性特征,而以各等级的一般特性为标准,如法老要威严、神圣,不能带有世俗情感;皇亲贵族要富裕、满足;官职人员要认真负责、驯服听话等等。人体比例短而粗壮,较为准确,骨骼结构和肌肉表现非常写实。大部分雕像原来都涂有颜色,头发、胡须为黑色,衣裙为白色,肤色则男像为棕色,女像为肉色或浅黄色。雕像基本都附有靠背和底座,人物正面雕刻精细,背面比较粗糙,基本按浮雕的空间概念和雕刻程序进行雕刻。

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哈夫拉法老像》用闪长岩雕刻而成,他端坐王座,头部后面有一只神鹰伸开双翼包着他的头,象征神的保护。《拉胡泰普王子及妻子奈费尔特坐像》为分开的两座着色石灰岩雕像,颜色的使用较为典型。眼珠为镶嵌的透明石英石。女像衣袍开领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和双肩,紧裹在衣内的乳房线条柔软优美,富有弹性。《书记像》表现了一个忠心耿耿、一丝不苟的文职人员形象。这类雕像较多,书记们多是盘腿而坐,左手拿着纸草卷,右手似拿着笔在书写。木雕《村长像》是一个现实主义杰作,再现了一个粗壮结实、矮胖敦厚的中等阶级的监工,他肥胖的身体、骄傲的神情,反映了这一等级生活的富裕和满足。

古王国陵墓中还有一种石刻头像,手法简练、概括,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但小雕像比较粗糙,形态自由,不受严格的限制,也显得生动、有趣。

埃及浮雕与绘画有着密切的关系,浮雕大部分是线刻,并涂以色彩,而绘画也常常刻画轮廓线。古王国时期的浮雕绘画中一些基本法则早在《那尔迈王石板》时期就已确立,现在则更加完善和巩固。人物上身为正面、头部与下肢为侧面的 正、侧面混合 。这种表现方法与统治阶级的需要和埃及人对空间的理解以及传统习惯有直接关系。它的形成有几种原因:①为了某种观念而必须突出人物的正面形象;②为了在平面中较完整地表现人体、突出人体各方面的特征;③使人物的活动具有方向性;④保留了动物的表现方法。人体比例也有严格的规定。埃及人惯用数学、几何学的知识进行艺术创作,绘画前先在墙壁上画出准确的方格线,然后根据一定的数值确定各部位之间的关系。由于数的精确性和确定性,众多作品达到了高度的统一,对后人的模仿、继承确立了标准规范,也使这一表现形式延续了3000年之久。比例在一定时期被规定为相对稳定的法则,不得随意改变。如古王国的人体比例为2∶10∶6(发际至肩、肩至膝、膝至脚),人体粗壮有力、庄重朴实;而新王国时的比例为3∶13∶6,人体纤细苗条。

浮雕绘画的内容极为广泛,有庆功典礼、宗教仪式、葬礼、宴会、建造陵墓、炮制木乃伊、雕琢石像、屠宰牲畜,还有驾舟、捕鹅、牧羊、播种、收割、造船、制陶、纺织、酿酒、杂耍、舞蹈等。构图安排是用几条长线把墙壁分成几个层次,人物被排列在每一层的直线上。有些地方是让主要人物占据整个墙面,空白处填补一些情节或象形文字。色彩主要有黑、白、灰、红、粉、棕、黄、蓝、绿等。第四王朝有一幅《鸭群图》是古王国的杰作之一,从鸭子的形态到用笔着色都可见作者的高度写实的能力。

工艺美术 古王国时期留下来的家具、首饰等物较少。木制家具一般是外包一层金片,并镶嵌有彩色釉陶片图案。首饰多由五光十色的宝石、次宝石与金丝一起编织成各种图案。在一座王子墓中发现的一条腰带,完全由串起来的金珠和黑、红两色宝石编织而成,图案就是宝石形;腰带扣由纯金制作,上面刻有物主的姓名,两个人像和两只神鹰。

中王国美术 中王国包括第十一、十二王朝,约从公元前2040(或前2133)年至前1786年。

建筑 陵墓建筑在这期间出现了背靠悬崖峭壁的倾向,并出现了坡式台阶。这些特点在中王国得到发展,成为中王国陵墓建筑的主要形式。现在的金字塔已经很小,象征性地被围在柱廊中或是建在神殿的平台顶上。以金字塔为中心的神殿、祭坛等地面建筑与地下存放尸首的墓室分为独立的两部分,墓室通过很长的阶梯通道伸向山崖深处。地面建筑除金字塔外,主要是柱式神殿,柱子不是像过去那样竖立在大殿内,而是建在大殿外围。大殿多是上、下两层,正面有很长的坡形通道。正门前有两座对称的方尖碑,两翼是很高的塔门。方尖碑均由完整的巨石雕刻而成,有的高达19.8米。方尖碑与塔门是中王国的创造。

中等人物的陵墓出现较多、气魄也较大,多采用皇家陵墓形式。有些陵墓其柱式门廊可与古王国切夫伦法老的神庙相比美,柱子也均为精工细琢的细方石。

雕塑和绘画 中王国时期圆雕的功用已不仅仅是为死者或神服务,还包括生活在地面上的各类社会成员,因此,圆雕从墓室中解放出来,出现了很多独立的雕像。这类雕像多为巨石雕刻,主要是各代法老像和斯芬克斯,作为纪念碑屹立在茫茫沙漠上。这些雕像的表情不再是单纯强调法老的神圣和伟大,而开始着重表现他们应付和处理实际问题的能力,如具有丰富经验和强烈责任感的面容,敢于承担一切重大事件的英雄气质等等。与巨石雕刻相比,这一时期出现了大量小于真人尺寸的团块式雕刻。这种雕刻把人体缩进一块完整的方形或圆筒形的石块中,只露出头部和双脚,其他部分在石块上刻出轮廓线或全部用围裙遮盖。头部雕刻细致,其余部分全部从简。石块上一般都刻有象形文字。这种形式的雕刻一直延续到新王国以后。

这时浮雕和绘画也有所变化和发展。内容增加了神授王冠、神与法老拥抱、士兵操练等。构图安排也出现了较多的灵活性,过去一向以几条水平线分隔层次,人、物都在同一水平线上,以横向序列表示前后关系,现在则有了表现纵深关系的意图,如《牧羊图》,分前后两个层次,前景一位蹲着的牧人正拿着草喂一只伏卧的羚羊,这只羊的身后有另一只顽皮的羊被另一牧人拽着犄角往后拖,而这个牧人则处于更深一个层次。这幅画还反映了构图中力的平衡问题,这在中王国绘画中也是一个新现象:那位牧人反身拖拽羊只,与羊的运动方向恰好相反。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如两个摔跤者互相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解;两个姑娘分别骑在另两个姑娘身上,相对为阵,左边的姑娘扬手把球抛出,右边的姑娘则双手去接,等等。此时的人体比例较为细长,表现较为细腻,色彩也更为丰富。

浮雕中新出现了一种凹进平面的雕刻,即物体轮廓线以内区域低于石板表面,更深的轮廓线沟槽与这新的平面形成凹凸效果。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是卡维特王后石棺上的浮雕。

工艺美术 中王国出现了数量较多、制作精细的珠宝首饰,其质量、形式的华贵、打磨的光亮程度及宝石颜色的和谐配置,都超过了以往和以后各代金、银、珠宝首饰的制作。与首饰一起还有很多化妆用品,如镜子、金剃刀、黑曜石和金的油脂瓶,以及镶嵌着金子和象牙的王冠盒,盒内装有王冠、项链、戒指和胸饰等物。阿门内姆哈特二世的女儿有一顶王冠尤具特色。王冠由很细的金线编织成精美的星星状花朵,每隔一定的距离,各组金线汇合在一起编织成4朵盛开的纸草花,纸草花围着一个圆盘,里面镶嵌着肉红玉髓石和绿松石。其工艺水平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

从中王国开始,手工艺品逐渐向外传播,外来因素也开始侵入。有些金戒指和由小环串起来的悬挂饰品,从形式到工艺都可看出克里特的风格。在十二王朝的一些墓室中还发现有个别克里特岛出产的陶瓶,其深色底子上的螺旋形图案及矮棕榈叶条纹,甚至影响了一些墓室顶壁上的彩色装饰。一些斧柄、刀柄装饰上的动物形象及制作工艺,则有着明显的迈锡尼文化的影响。

新王国美术 新王国包括第十八、十九、二十王朝,约从公元前1567年至前1085年。

建筑 新王国的突出成就是大型神庙建筑,主要集中在中王国所开辟的山谷地带。为了防止盗墓,法老们把自己埋在悬崖深处颇为简陋的墓室中,而把精力用于外面的神庙建造。因此,现在的神庙尤比以往规模宏大,设计复杂。神庙的基本组成是:两边列有狮身人面像的大道、高大坚实的塔楼、方尖碑;进入塔门后,有庭院、柱廊、柱厅,最后是祭殿。有些神庙往往是几代法老共同之作。各代法老在扩建原建筑时,一般是增加庭院和塔楼。位于卡纳克的阿蒙神庙是规模最大的一个建筑群,由图特摩西斯一世在中王国一个小神庙旧址上开始扩建,历经六七代法老,近1000多年的时间才告完成。整座建筑群塔楼、方尖碑层层林立,最高的方尖碑高30.48米,为哈特舍普苏特女王所建。神庙的最后集大成者塞提一世和拉美西斯二世建造了一个巨大的柱厅,由122根12.19米高的纸草捆形石柱组成,正中间另有10根24.34米高的圆石柱分列两排作为通道,成为整个建筑群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

哈特舍普苏特女王另建有一座富丽堂皇的神殿,紧挨着一座中王国法老的陵墓,形式受其不少影响,但规模和气势却宏大得多。女王神殿的特点是位于大殿正前方的两层大斜坡和3层柱式大厅,其外观庄重大方、简洁明快,为其他建筑所少有。另一座大规模的神庙是卢克索神庙,为拉美西斯二世所建,结构与卡纳克阿蒙神庙相似,以巨柱大厅和巨石雕像著称。

新王国建筑大量地使用石柱促进了柱式的发展。除了传统柱式外,又有棕榈树式、纸草花式、纸草花蕾式、莲花蕾式和神像式等多种柱头样式,柱身也有了纪念碑的意义,多刻有纪念性浮雕和象形文字。

雕塑和绘画 新王国开始只有一些小型雕像,大部分是沿袭中王国时期团块式雕刻,但比中王国的雕刻更为抽象概括,往往只露一个雕刻精细的头部,其他部分则隐在石块中,大面积的平面上刻有象形文字说明。随着大型建筑的兴起,建筑型雕刻逐渐发展起来,在神庙或陵墓入口处出现了巨型人像雕塑和人像柱,通道两边则有众多的狮身人面像,这些雕像大多是利用山石就地凿刻而成或和建筑连成一体,雄浑有力、气魄宏伟,成为新王国美术的特点之一。

十八王朝法老阿肯那顿继位后,迁都阿马尔奈,强行推行新的太阳神教──阿吞教,美术也因此蒙上一层浓厚的神秘色彩。新美术采取一些奇特的表现方法,从阿肯那顿本人到一般老百姓,在雕刻和绘画中都被刻画为一种奇怪的形式:硕大无发的头颅,异乎寻常的长脸、长下巴,瘦弱的脖颈,纤细无力的四肢,细软的腰,突出的腹部和宽大的臀部等,似乎是在表现一些远离人间、神秘莫测的人物。这些雕像雕刻精细,表面光滑,线条柔软优美,技巧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但是人物的基本动作和姿式仍然保留了传统方法。阿马尔奈时期雕塑杰作是《奈费尔提蒂王后头像》,作品表现了一位美丽而又骄横的王后。令人惊奇的是,这尊头颅重大的雕像没有任何底座,头部的全部重量都由直径细小的脖颈支撑,这些大胆的处理,在埃及美术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一例。

阿马尔奈美术只存在了短短20年便又恢复了传统,但它对人物的细腻刻画却在以后的作品中留下很深的影响。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二世统治时期出现了新的风格,人物表现更为典雅、秀美。拉美西斯二世本人的一尊雕像表现出一种含蓄、温柔的女性美,成为这一时期雕刻的基本倾向。

大量建筑物的兴建为绘画和浮雕提供了更多的场所和空间,因此绘画、浮雕比古王国和中王国从数量到质量都有所发展和提高。大量的石灰岩建筑为浮雕的精雕细琢创造了有利条件,如拉美西斯兄嫂的浮雕,不仅形象优美,雕刻也非常细腻,细小的头发丝雕刻得一丝不苟,极富有表现力。浮雕常常是在外部建筑上,内容多是表现法老们的功绩和各种政治、军事、外交、贸易等活动,真实地记载了一些对外远征情况,因此也被称为 战事日记 。

绘画更多地出现于墓室内,多表现法老及其家族的个人生活,内容广泛,形式多样,在传统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新的内容。如法老跪在地下接受神的加冕、吮吸神牛的乳汁,或平举双手向神供献祭品等。常见的宴会场面不断扩大,人物逐渐增多,除了主人与贵客外,仆人们穿流不息地来往于宾客之间,另外还有表现送葬的场面,一些画面有乐师及舞蹈者。仆人及乐师们的表现比较自由,有准确的全侧面形象,也有3/4侧面形象,动作多样、灵活自然,个别裸体女舞蹈者形体优美、线条流畅,透视也达到了相当准确的程度。

绘画到阿马尔奈时期出现了新面貌。人物形象和雕刻一样,也有着长头颅、细腰和大肚皮。内容和形式对传统都有所突破,如法老爱抚妻子,亲吻女儿,狼吞虎咽地吃烧鹅等,已完全不顾忌法老的尊严和体面。在残存的浮雕画中,有阿肯那顿及6个女儿在一起的家庭写照,表现了亲切和睦的家庭生活。类似的主题也出现在阿马尔奈以后的一些作品中,如阿肯那顿的后继者图坦哈蒙的一把宝座,椅背上的浮雕画表现了法老温和舒适地坐在宝座里,他的妻子端着一杯饮料,温柔多情地送到丈夫的面前。

十九王朝末和二十王朝开始,浮雕和绘画出现了倒退现象。内容开始受到严格限制,表现世俗生活的主题不许出现在画面中,盛大宴会只能有祭司和其他神职人员出席,丰富多采的日常生活景象几乎不再出现,色彩也变得单调、枯燥。从此以后,浮雕和绘画再也没有出现过高峰。

工艺美术 新王国军事上的强大的和对外侵略战争的胜利为王公贵族带回了大量战利品,其中包括在努比亚开采的大量黄金,使得金银饰品的制作有了丰富来源。图特摩斯三世妻妾的遗物中,有一个精美华丽的玫瑰花图案的金箔王冠,由900个金质玫瑰花构成,还镶嵌有彩色玻璃与次宝石,前额部分有两只可爱的瞪羚头像。另有一只浅底金杯,杯底正中为一朵玫瑰,外有两圈同心圆,构成一条花萼和鱼形相连结的饰带。两件物品反映了这一时期手工艺的精湛技艺。

新王国手工艺的高度发展集中反映在图坦哈蒙的双层金棺及其他器具、首饰的制作上。金棺的基本形状为人形,两层棺盖均为塑造逼真的图坦哈蒙本人的塑像,这种形状的棺材出现于中王国,而在新王国和晚期王朝时期特别流行,以石棺最为多见,其次是木棺。图坦哈蒙越众人之上,用纯金为自己锻造了内棺,外棺以橡木为主,也加了一层镀金。内、外棺上都还镶嵌有彩色宝石和玻璃,整副棺具金碧辉煌、光彩夺目。与金棺一起还有头冠、颈饰、胸饰、项链、耳环、戒指、踝饰和家具等大量工艺制品,很多也是用金与宝石制作。法老的宝座为木制,嵌以金箔,4条腿作成神牛蹄形状,扶手是两个头戴双重王冠的鹰翼蛇身神像,扶手前有两个狮子头,靠背用金片打制而成,上有一幅精美的浮雕画,这也是图坦哈蒙时期的精品之一。

后期王朝美术 后期王朝包括第二十一王朝至三十一王朝,约从公元前1085年至前332年。

建筑 后期的神庙建筑仍是传统式:四面高墙封闭,塔楼之间留有一个通道,内有柱廊、柱厅和祭殿等,但规模和数量明显减小。两个主要特点是:柱子与柱子之间的空隙处加进了胸墙,有柱子的一半高,目的是防止人们直接从外面看到殿堂里面;柱头出现了新的花卉形状,各种柱式常常同时出现在一组柱子中,陵墓建造也远远落后于新王国。一些私人陵墓出现了穹窿顶,用砖块垒砌而成,这在埃及建筑史上则是第一次。

雕塑和绘画 异族的侵略和统治给雕塑带来不同程度的变化。过去在法老身上常见的上、下埃及王冠和象征性头巾不见了,代之出现的是一种很高的羽毛王冠,下面连一顶半圆帽戴在头上。人物形象不再是典型的埃及人形象,而带有了非洲黑人的因素。表现手法仍是传统方法,但作品已没有生命力,只是机械地抄袭公式而已。

公元前4世纪期间,埃及雕塑做了最后一次努力,两种不同类型的人物头像雕刻并行发展起来。由于它们大都用坚硬而打磨光亮的绿色片岩作材料,所以也被称为 绿色头像 。第1种类型是:理想化的头像,长头颅,秃顶,也称 光泡头 ,综合了好几个时期的特点。光头的形式为中王国遗风,长头颅则是阿马尔奈美术特征,另外还有较晚的托勒密时期的风格。第2种类型是:写实的人物肖像,略小于真人尺寸,多表现老年人的特征。这类头像也是光头,但很强调头皮下面骨骼结构,表情往往是全神贯注,脸上的皱纹多用线条来表示。

为了保留传统遗产,这一时期出现了很多肢解的人体雕刻模型和背后画有格线的标准比例人体模型,但它们已经不能够挽救行将衰微的埃及美术。罗马统治者曾一度捡起埃及古老的传统法则,把自己打扮成法老的模样,但古埃及雕刻的光辉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后期王朝的浮雕和绘画没有统一的连续性发展线索,各地有各自不同的风格特点,有的以古王国的作品为原型,有的承袭十八王朝的风格,有的则保留着努比亚时期的特点。人体比例较新王国时期又略显长一些,细节刻画特别考究。值得注意的作品是一幅浮雕,表现一位母亲怀抱婴儿,坐在果树下挑选水果。这幅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表现出十分写实的倾向。

这时期的浮雕主要有两种形式:①凸浮雕。②轮廓线刻得很深的浮雕。凸浮雕主要继承了古王国和中王国的传统,人物造型比较写实,立体感强,似有圆雕的感觉。第2种浮雕与过去有所不同,刻下去的部分非常光滑,而上面却很粗糙,二者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种浮雕形式比较自由和大胆。

工艺美术 后期王朝留下来的工艺品极少。根据残留的作品看,这时期的手工艺品已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努比亚、爱琴海、波斯及希腊、罗马的影响。特别是金银首饰、器皿受希腊化影响最大。第三十王朝时期出现了大量的釉陶器具,制作技术比过去大为提高。

埃及王国的盛势已经过去。由于外族的侵略和统治以及内部的政治衰败,加之各种文化的交流混合所引起的观念变化,在最后的几个王朝时期内,埃及王国日趋没落,终于灭亡。古代埃及所创造的文化艺术,则作为古代历史上的重大艺术成就而受到人们的重视和研究。

来源 :网络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